• <sub id="wdlz2"><strong id="wdlz2"></strong></sub>
  • <acronym id="wdlz2"><li id="wdlz2"><address id="wdlz2"></address></li></acronym>
    <u id="wdlz2"></u>

  • <td id="wdlz2"><sup id="wdlz2"><i id="wdlz2"></i></sup></td><delect id="wdlz2"><ruby id="wdlz2"></ruby></delect>

    1. <td id="wdlz2"><sup id="wdlz2"><i id="wdlz2"></i></sup></td>
      <acronym id="wdlz2"><li id="wdlz2"><nav id="wdlz2"></nav></li></acronym>
      返回頂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茅臺 > 醉美茅臺

      酒,那歲月醉深的河流

      發布時間:2017年12月04日

      分享至:
      打印
      茅臺詠
      本命屬水,而多于水之光華。本命屬魂
      晶瑩地滾動在瓷的白上,掛香、掛骨、掛塵世
      端起的時光從指縫中滑落,原本乃水中滾動的一支骨頭
      讓血液發酵,現在一群群涌向我
       
      那芬芳的國家,可以一滴,比淚重。也可以一噸
      比魂輕,蓋上雪花,蓋上大風,需要身體比溫暖更溫暖
      我們一起守衛肉身,你來!進入時光,
      進入骨髓,千種凌波微步,你來!姿勢
      仿佛前世的瓷
       
      如果以前我的傷悲過重,如果我的血液太輕
      如果我還沒醒來,那是骨頭交還給你,你給我看病
      看我的衰老,看我的黎明。在一種芬芳中偶遇
      那個晶瑩剔透的國家
       
      我們相互滲透。白瓷收藏江山,明月之使者
      愛意遼闊,歸于赤水,那個透明的國家柔軟細膩
      出于醬香,高于芬芳,我的一段軀體和光陰
      約等于你綿長千年里的一毫米
       
      可以小,可以極短,可以浩蕩,也可以最深的一醉
      途中遇到亭榭、落日、山河,你封人民為王
      醉夜歌
      第一次舉杯,讓獅子喚醒烈火,紅色的利爪
      從血管里摳過來,像要把命都要摳到白瓷的內心
      那些涌動的,那些水里的鱷魚和河馬
      站在我的內心,把玻璃里的疼痛消化成野獸的食物
       
      在身體里破碎,一頭豹子撓著我的肋骨
      它沖動,它忍受,和我的內臟怒目而視
      第五次舉杯的時候,月光大哭,哭得沒有聲音。落葉如
      血液喚醒的一群綿羊,在塵世里回望
       
      你來的話,仇恨也溫婉,不疼痛,不流淚
      把身體里的錯誤也當作月光放下,舉重若輕的杯盞
      舉重若輕的生,直到善意遼闊,直到
      身體里的綿羊遼闊到永恒無盡
      嗯,記住,我還沒醉
       
      我還想趁熱打鐵,仿佛夜也能深藍一輩子
      飛天把骨頭洗凈,把日子洗凈,讓仇恨過敏的酒
      搶救了塵世的溫暖,我還想燒紅內心的釘子
      命在那里發燙
      酒歌
      豹子剛下山
      你就開始搶雪花,搶我的天空,我的手還沒摸到故鄉
      你就開始搶我中年的憂郁,薄紙一樣的肉體還在
      湘江里結冰,你就開始搶大風,搶我鄰居般的白瓷
       
      英雄寂寞,只有豹子鐵血。你搶我的錯誤
      在液體的骨頭之上,崇拜山川,銀河和傷悲,你要
      搶這遼闊!墮落的溫情,你要挽救身體里的春天
       
      月亮像天空里的一碗酒,鷹嘯如我們的淚滴
      酒水削魂為箭鏃,命中河山,慈悲和寬闊。我們也想
      人間翠綠,肋骨仁厚,你遇到的我都想遇到
       
      你搶我的刀,搶我的斧頭,我的柴火你幫我來劈
      我跟著你向前涌,落日的碗倒下來,一桶血也向前涌
      豹子剛下山,豹子剛剛呼嘯,且有聲聲慢
      豹子有大悲憫,剛剛來到左胸
      酒祭
      ——十年生死兩茫茫,以此詩此酒來祭奠逝去
      的親人,師長和朋友們。
       
      把月光鋪平,酒是要靠在門檻上喝的
      要等所有的人都睡覺后,他們才敢來
      路上也不被打擾。此刻,只要斟滿,就有影子貓過來
      五十多度的血液隨便挑,熟悉的手掌沒有顏色
      只有紋路,用風說話,用傷擁抱
       
      夜晚越來越深,來喝的越來越多,上天也有我的朋友
      和親人,他們白天來不了,他們白天只是看著我們
      從他們走過的地方再走一遍,我的彎路讓我的傷口潰爛
      我不該岔過一條又一條路,他們看著我,和他們從前
      自己一樣
      無能為力?,F在都來喝酒
       
      把酒放在門檻邊的地上,多一只碗
      白天就少了一個說話的朋友,只有現在你們都來了
      越來越多的影子倒映在碗里,一大碗酒像一大碗血
      每個人說一句話,都像在報自己的血型
      我知道時間沒有死
       
      春天還是春天,你們來喝我的酒,也來喝我的悲傷
      我如此幸福地靠在門檻上,骨頭像一枚釘子,釘在碗邊
      等你們端,我的生,我的未來,等你們的喉嚨
      來喝一口最辣的
      酒說
      一個人喝,不叫酒
      那叫孤獨和傷悲,酒要大家一起喝,才叫河流
      才叫朋友,朋友一起喝了酒
      才叫義氣,才叫磅礴
       
      不是嘴巴舌頭喉嚨和胃腸喜歡酒
      是血液喜歡酒
      相同的血液流在一起,相同的蒼茫
      有相同的體溫
      那才叫酒,其實酒最害怕
      一塊肉在胸膛里不動聲色地哭、撓
      當然酒也怕喉嚨一高興
      滾落到身體外面
      呼喊。但我感覺酒最害怕的
      還是一把屠刀
      在肉體里跑來跑去
      時光都喊不停。酒也害怕
       
      酒,那歲月最深的河流
      在我的酒話里,被人借走了想好了的墓志銘
      如酒令
      三碗不過崗。一碗藍天,一碗湘江,加一碗青銅
      從白云中翻過北宋,武松用老虎拍醒更多的遺忘的地址
      有地址的死亡,從山河,從盆地和樹林聞到仁德的香氣
       
      你們連襟而來,見刀拔刀,見骨拆骨,再添七碗
      落日剛剛煨好的利劍,喉嚨里藏一把,血液里藏一把
      武松用酒淬火,瞬間,重拳走遍了江山
       
      向樹借了柴,向懸崖借了陡峭,向百姓借了鞋子
      白瓷放在內心,鏡子里看見的風雪,像狂飲傷悲的答辭
      我誤入人間,遇見了溫暖,悲憫,骨氣
      遇見了幸福和空洞的肉身,我用它感恩和哭泣
       
      酒和長簫護佑潰敗的傷口,相信存在的暗物質
      有力量的隱身術,相對于四周游移的老虎,我眼睛瞪著
      自己一生的懸崖,那里的死亡比一朵火焰更渺小
      比大風更瘦,比一杯酒更淺
       
      碗里的武松在我靈魂里鎖骨皺眉,然后大笑。斜陽如血

      瀏覽次數:

      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2019 黔ICP備17011675號-1 經營許可證編號:黔B2-20050029

      貴公網安備 52038202001007號

      免费av在线一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