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wdlz2"><strong id="wdlz2"></strong></sub>
  • <acronym id="wdlz2"><li id="wdlz2"><address id="wdlz2"></address></li></acronym>
    <u id="wdlz2"></u>

  • <td id="wdlz2"><sup id="wdlz2"><i id="wdlz2"></i></sup></td><delect id="wdlz2"><ruby id="wdlz2"></ruby></delect>

    1. <td id="wdlz2"><sup id="wdlz2"><i id="wdlz2"></i></sup></td>
      <acronym id="wdlz2"><li id="wdlz2"><nav id="wdlz2"></nav></li></acronym>
      返回頂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茅臺 > 人文茅臺

      往 事 一 瞥

      發布時間:2018年02月05日

      分享至:
      打印
      往 事 一 瞥
            ——訪赤水、茅臺


          赤水河離遵義不算很遠,相當于北京市到懷柔。但不通汽車,要步行和騎馬。貴州吃的鹽巴是由四川順赤水河運進來,在中樞一帶卸上岸由馬幫馱運到遵義、貴陽,再分運本省各地。馬幫卸下鹽還要再轉回河岸去。趁著汽車檢修,我們幾個年輕人就抓機會去看了一下赤水河。來去匆匆,疲勞往返,既無向導,又不大聽懂當地方言,無法問路,只跟著馱鹽馬幫走,印象遠沒有婁山關清晰。只記得深山谷底的赤水河,看起來并不太寬,水流雖湍急,但不像有些山澗那樣清澈,有些赭紅色。河對面是一溜荒山,這邊沿著山坡有些梯形的小村小鎮,街道房窄屋舊。鎮上店鋪不多,擺著些火柴、蠟燭、鹽巴。小酒作坊卻不少,空氣中飄浮著一縷縷酒香。小巷中少見人影,有的家門口石頭上,坐著個老人吸煙桿,穿著很破爛。這才感受點“人無三分銀”實況。
          劉格平團長等比我們晚了一星期到貴陽,當地政府領導請訪問團吃飯,桌上擺了幾瓶陶罐裝的白酒。在敬酒時主人端起酒瓶向大家介紹說:“這就是本省出名的茅臺,是酒廠經理專程送來為大家接風的。當年紅軍長征時曾在茅臺住過,這是毛主席當年喝過的酒。今天請大家也喝一杯?!?br />    我們沒喝過這酒,但這酒味似乎聞到過。問了一下茅臺在什么地方,在座的當地干部笑著說:“你們不是看過赤水河嗎?那不就是茅臺?”
          我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去過的那個小鎮就是茅臺,怪不得在這么窮的地方卻到處聞到酒香。于是認真地喝了幾杯,一邊喝一邊打聽有關于茅臺酒的情況。當地同志介紹說,生產這酒燒房有好多家,較大的有王茅、華茅和賴茅三家。請我們喝的是其中一家,這家廠主是位開明的愛國民族資本家。果然,不久就感受到了他愛國愛黨的誠意。
          當時從貴陽回北京,要坐車穿過黔湘公路到達長沙才能換上火車。正在我們整理行李裝車時,突然接到通知,說是茅臺酒東家請求我們帶幾箱茅臺酒到北京送給毛主席,以表他對毛主席對黨中央的敬愛。這樣的光榮任務哪能推托,于是又把裝好的行李重新調整。把幾箱茅臺一路搬上搬下,從貴州搬到湖南,從汽車轉上火車,一直帶到北京由劉格平團長轉呈給了毛主席。
          訪問團作完總結匯報之后,李維漢等領導在北京飯店為訪問團舉行慰問宴會,桌上擺的就是我們帶來的茅臺。在宴會上劉格平團長向大家敬酒時宣布說,毛主席感謝我們從千里之外帶來茅臺酒,決定分給每人一瓶,表示慰勞。大家聽后振臂歡呼,感謝毛主席關心,覺得這一路辛苦很值得。
          訪問團解散前夕,大家痛痛快快地喝了幾天茅臺,據有品酒功夫的同志議論,雖然都是茅臺,可毛主席送給我們的這瓶好像比我們在貴陽喝到的好,窖藏的年頭可能比那種長。當時我還不會喝酒,不知此話是真是假。但建國后毛主席最早喝到的茅臺酒是中央西南民族訪問團帶回的這件事確實無誤。
          大概又過了兩三年,茅臺酒在北京商店里出現了,三萬塊舊幣一瓶,那時的北京人還不認茅臺,賣得不算紅火。有天汪曾祺弄來一瓶,把我和林斤瀾叫去共飲。我問茅臺比二鍋頭貴許多倍,它好在哪里?汪曾祺講解白酒有醬香、麴香、濃香的區別。醬香的代表就是茅臺,是別處仿也仿不出來的,只此一家別無分號。我細品一下,果然有醬的香味。我說:“香味我品出來了??赡阏f只此一家我有所懷疑。我到過那地方,一路走去看見的酒作坊就不只一家兩家?!蓖粽f:“只此一家指的是茅臺這地方,只有這地方的水、土和氣溫才能釀出這味道的酒,換個地方就做不出來了?!?nbsp;
          在汪、林二位精心培養下我漸漸養成飲酒習慣,不久卻失去了飲酒的條件。別說茅臺,連二鍋頭也喝不起了一“文化大革命”中我被打翻在地踏上許多只腳后,發往東北一地方勞動改造。數年改造中,監督我的工人同志沒有發現有新的罪行,由于對我同情,跟領導建議,允許我春節回北京探親。這時我已有幾年沒回過家了,激動之情無以言表?;貋砗蟪撕图胰藞F聚,別人不敢聯系,惟有汪曾祺和林斤瀾兩位老友處總要報個信。斤瀾當時被分配到電影院給人領座,因心臟病發作在家休息,處境比我好點但有限,境況較好的是汪曾祺。曾祺聽說我回到北京,馬上和斤瀾聯系,約我倆在一個晚上到他家聚會。他說:“咱們別的不講,久別重逢,飲酒祝賀!”
          那晚上曾祺鄭重其事做了幾個菜,有鴨子,有魚,有扒肘子,都是我幾年沒吃過的東西??伤畹靡獾氖且槐P炒雞蛋。他說:“這里邊最顯手藝的是炒雞蛋。你們知道嗎,考廚師技術水平,就是要他炒雞蛋。這玩藝火大了不行,火小了也不行,老了嫩了都不及格?!笨赡菚r我別的都吃不起,偶爾吃個雞蛋還買得起,所以我仍埋頭吃扒肘子。就在那天,我又喝到了多年沒喝過的茅臺,第一次感到茅臺的醬香如此沁人肺腑,從此留下深刻印象。
          因此,二十多年后,正當我又一次要去香港與家人團聚時。有朋友約我到茅臺參加茅臺公司成立五十周年紀念時,我沒太猶豫就跟著上路了。到了那里才知道托我們給毛主席帶酒的那個華茅或王茅,在我們離開不久后就經過各種方式合并改組成了國營茅臺酒廠。如今已是獲得過金馬獎的特大企業,并已成了上市公司,甚至是世界知名的名牌企業了。而這次看到的紅軍強渡赤水的渡口,也不是當年那個荒蕪的河谷,而是建立起紀念碑,莊嚴雄偉、整潔肅穆的革命歷史教育基地了。公路四通八達,我們順著赤水河峽谷一直進到了與四川交界的赤水鎮,并深入山區參觀了幾十處形態各異的瀑布。當年小小茅臺鎮,盡管還是像掛在山坡的建筑,但已變為熱鬧繁華的現代市鎮了。說不清到底是鎮以酒名還是酒以鎮名,反正茅臺這個“品牌”已經聞名世界,發生了根本變化。惟一保持不變的,就是茅臺酒的滋味。
          在茅臺喝酒之后,曾有朋友要我談談“飲后感”,其實這感覺是談不清楚的,何況我飲酒還沒達到段位。我只能說茅臺酒的天然資源和制造絕技,品質聲望,是大自然和我們祖宗留下來的珍貴遺產。后輩人能在繼承優秀傳統的同時使其與時俱進發場光大,是做了上不辜負前輩,下對得起子孫的大好事,這遠非全國各地,各行各業都能做到的。茅臺人敬業自重,愛國愛鄉精神,值得珍視。

      瀏覽次數:

      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2019 黔ICP備17011675號-1 經營許可證編號:黔B2-20050029

      貴公網安備 52038202001007號

      免费av在线一区不卡